六根不净

【渣翻】甜到牙疼的 铃木伸之 x 矶村勇斗访谈

strangerstill:

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简直……空气中每个分子间的缝隙都在往外冒粉红色泡泡。


太甜了忍不住翻译了下贴出来。如果哪里表达不准确,欢迎指正。第9集的刀子捅出来之前,先磕为敬吧。


文字来源:TVガイド dan vol.20


感谢 O2、CO2 &H2O 太太的翻拍!详见 http://kuuki-air.lofter.com/post/1cf61144_12cec12f4
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【标题】铃木伸之 x 矶村勇斗:总是会在意“提灯鮟鱇鱼”刘海(笑)!


《我是大哥大》剧中“最凶最恶”的2人组。实际上好像是超默契又愉快的关系——


——《我是大哥大》是一部80~90年代大热的不良少年搞笑漫画。这次决定出演真人版电视剧时,身边人有什么反响吗?


【铃木】父辈们有问我:“要出真人版了啊!你演谁呢?”我答道“演(片桐)智司”之后,对方说:“我当时超爱读那个漫画的!”然后被强行灌输30分钟(笑)。但我想,那个世代的人们对这部作品确实有如此程度的情怀吧。


【矶村】我的话,其他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有对我讲:“你要演《我是大哥大》对吧?!我们当时都看了漫画哦!”原作由于是在我们出生前就开始刊载的作品,画风等方面有种从未见过的感觉。但因为是喜剧,读起来很有趣,而且不良少年对男性来说也是一种感觉很帅的存在。果然“男子气概”这样的东西,我觉得每个男性心里都有呢。作品很好地表现了这一点的同时,作为喜剧来说也是笑点满满。这个反差就很有趣。


【铃木】我这次饰演智司时,身上穿了(为了让体格看起来更壮硕的)贴身衣,梳大背头,垂着一缕刘海,变成了标准的80年代形象。这对于92年出生的我来说很新鲜(笑)。但是,虽然外表有异,思想和友情的部分与现在却有共通之处。所以,不光是现在十几二十几岁的男生,这部梗超多的作品应该能让女性也乐在其中。


——毕竟导演是那个福田雄一嘛。初次加入福田组,感觉如何?


【矶村】怎么会有这么开心的现场啊?!——太快乐了,不由得心中这样感叹。我想一方面是有很多年轻的演员,更重要的是,福田导演散发的能量使得现场气氛一直很明快。福田导演是经常和演员交流的人,演戏方面自然不用说了,我们也聊了很多幼稚的家长里短呢。这样就为我们营造出轻松的现场气氛。


【铃木】不过摄影已经结束了,拍完真的感觉好寂寞啊。福田导演是那种希望“大家一起亲亲密密地创作作品吧”的人,所以大家一起去吃了好几次牛排。平成最后的夏天,是个大鱼大肉的夏天(笑)!


【矶村】你干嘛突然兴致高涨起来了啊(笑)?


【铃木】因为想起了肉(笑)。


【矶村】好单纯啊~你这人(笑)。


——(笑)二位在4月的《适婚女郎》电视剧(NHK综合)里也合作过,但还是因为这部作品(大哥大)而关系亲密起来的吧?


【矶村】是的。拍《适婚女郎》时,并没有多少说话的机会呢。所以当时对nobu有点冷面酷哥的印象。但是,在这次的现场聊过后,意外地发现他有着撒娇鬼的一面(笑),而且是个非常细腻、认真的人,于是心怀好感,我们现在关系很好。


【铃木】我心中的勇斗,当时最强烈的印象果然还是来自晨间剧《雏鸟》(NHK综合)。但是,这次勇斗饰演的相良猛,与那个是完全相反的角色。所以一开始我还擅自担心过“会是怎样的效果呢”?然而,实际上,完美地演得超“坏”哦~(笑)不知道是不是太入戏了,就连不拍摄的时候,他看到我垂着的这绺刘海都会说:“你是提灯鮟鱇鱼!”就这样持续羞辱了我三个月(笑)。


【矶村】啊哈哈哈!


——相良是被称作“狂犬”的危险人物,与之相对,智司作为“最凶的头目”的表现又如何呢?


【矶村】nobu的话,在念台词之前,光是站姿和走路姿势就充满压迫力呢。福田导演也是光看到nobu走路的样子,就说“啊,不得了的家伙来了”(笑)。帅到这种程度,而且眼神完全是直戳戳的很吓人。


【铃木】难得被你夸奖了诶(笑)!


【矶村】嘛但是,演得再认真,果然还是会不由得在意提灯鮟鱇鱼刘海呢(笑)。


【铃木】你这家伙,是故意为这个梗欲抑先扬的吧(笑)?!


——铃木桑,打扮成角色的样子后,也会有打开角色开关的感觉吧?


【铃木】有这个感觉呢。特别是对我来说,穿上贴身衣的瞬间,顿时有种变强了的感觉。所以拍摄三个月间,我一直把自己当成(《北斗神拳》里的无敌拳王)拉欧(笑)。


【矶村】这样吗?!这倒是第一次听到(笑)。


【铃木】你想啊,路人看到我都吓一跳不是吗?回头率超高(笑)。这不就是拉欧状态吗(笑)!


【矶村】我这边的话,饰品和发型等是角色塑造的重要部分呢。戴了戒指、项链之类的,还染了银发,头发后面留长,为了贴近原作。所以,化完妆穿上戏服后立刻就进入角色了。


【铃木】勇斗的眉毛也染成银色了哦。结果眉毛几乎都看不出来了,导致眼神超凶超凶的(笑)。


【矶村】私下碰面也被说“你好可怕”来着(笑)。


——毕竟相良是个不讲道义的角色。


【矶村】是这样呢。所以,作品整体虽然是喜剧,但我们俩登场的场面却很正经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第1集里的反差感相当大。


【铃木】饰演主人公三桥(贵志)的贺来贤人桑也是这么说的。他说和(饰演今井胜俊的)太贺、(饰演伊藤真司的伊藤)健太郎等人演对手戏时,以及和我们俩一起演戏时,仿佛是在演完全不同的两部作品。差异大到这样的程度。


——矶村桑,与伊藤桑在电影《青涩之恋》中也有合作对吧。


【矶村】对。由于是第二次共演,合作比较开心。而且,也看到了健酱的新一面呢。


【铃木】(伊藤的)那个刺刺头好像很麻烦呢。毕竟是用真发弄的。那个发型可没法坐电车,所以拍摄一结束立刻就把头发洗了(笑)。


【矶村】就算戴帽子的话,帽子也会悬在超高的地方(笑)。


【铃木】的确(笑)。而且,那个头发(用发胶固定过)超级硬还尖尖的,扎到的话很痛哦。所以,健酱捡东西之类要弯腰的时候,不小心点的话就危险了(笑)。


——原来如此(笑)。拍摄期间,你们有没有两人单独出去玩过?


【铃木】两人一起去游戏厅来着吧?拍摄当地外景的时候。在那里玩了射击游戏、跳舞机什么的,玩抓娃娃机时还抓了个傻大傻大的点心。


【矶村】对对!第二天把那个带到现场去了呢。跟大家说是我们昨天在游戏厅的战利品(笑)。


【铃木】那之后,两人又一起去了浴池。但是触电温泉好痛啊~(苦笑)。


【矶村】那是人生第一次泡触电温泉吧?真的很痛呢。


【铃木】虽说是全身噼里啪啦地触电,但是,诶?好像身上不健康的地方会痛呢(笑)。忍耐着进到浴池里之后,我就“呜啊~!!”地发出了很吵的大叫声(笑)。


【矶村】更何况是露天浴池,叫声很扰民(笑)。明明我就哪里也没触电的感觉,普通地进去了。


——因为矶村桑是健康身体呢(笑)。假如以后二位还能在其他作品共演的话,下次想演怎样的角色呢?


【铃木】我想演《海猿》(译注:讲一对一心同体的海上保安厅潜水员搭档的电影)那样的作品。因为想和勇斗当搭档。危急时刻互相帮助!这样的感觉。


【矶村】真正的亲友的感觉呢。那种倒也不错,但我因为喜欢恐怖片……想让nobu演僵尸。然后人类的我饲养了僵尸nobu这样的故事(笑)。


【铃木】诶?只有我是僵尸(笑)?!


【矶村】对(笑)。我们原本是一对人类亲友,而只有nobu被僵尸咬后僵尸化了。但因为是亲友,所以我会饲养起来,就是这样的友情故事(笑)。因此,虽是喜剧却让人落泪。


【铃木】什么鬼啊?!抱歉,那种东西我拒绝出演(笑)!